熱門搜索: 共和國作家文庫 尹建莉 何建明 遲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國平 活著 三重門
盜墓文學開創者天下霸唱:寫現實是我的一個心結

眾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燈》曾風靡華語世界,之前的作品無一不是延續著古...

劉心武:《續紅樓夢》不為個人價值

很長時間以來,劉心武與《紅樓夢》這個標簽一直形影不離,他并不抗拒“紅學家”的頭...

曾道人论坛总部:聞人悅閱再推新作《掘金紀》

作者:作家在線   發布時間:2012年05月22日  來源:文章來源  

曾道人中特网4026 www.zqedx.icu 5月13日下午2點30分,香港著名女作家聞人悅閱攜新作——榮膺《亞洲周刊》十大中文小說的《掘金紀》簡體版做客北大,與梁文道一起暢談“我們金色的年華——這是最好的時代,最壞的時光”。  

   《掘金紀》是聞人悅閱繼《小中尉》、《太平盛世》之后在內地出版的第三部作品,最初于2011年首先在臺灣聯合文學出版,榮膺2011年度《亞洲周刊》十大中文小說。 

    這是一本關于人而不是金錢的書 

活動一開始,梁文道介紹了一下這本書的內容:我們先來介紹聞人悅閱小姐的這部《掘金紀》。我不知道大家以前有沒有看過聞人悅閱的作品,她在大陸之前出版過《太平盛世》和《小中尉》,也許大家會覺得聞人悅閱感覺上好像還是新人,但其實她已經寫了很多年。她的寫作經歷比較獨特,剛剛開始,我在香港讀到她作品的時候,我們沒有人搞得清楚她到底是哪里人。因為她在臺灣出版作品,而且她的文字風格看起來比較接近臺灣文學,但是又不盡然是,于是你覺得奇怪這到底是哪里的作家,不是很容易辨認出來。只知道她在臺灣出版作品,在臺灣獲獎。后來我認識她的時候發現她原來住在香港。再談下去,慢慢你知道她是杭州出的人,所以她的背景跟寫作經歷比較特別。由于她有這樣一個經歷,過去在美國的時候,她也在金融圈工作過,使得今天有這本《掘金紀》的出版看起來似乎這么的順理成章。 

   《掘金紀》講述一群人在掘金年代的故事,這里面絕大部分角色是混得不錯的海歸,回到中國之后不是做金融業、投行,就是在做一些大公司的上市集團的老板或者準備上市公司的老板等等,還有官二代跟富二代。 

看到這些背景,這些人物,你或許會想這是什么樣的小說呢?是不是商戰小說,讓你學懂商場的爾虞我詐,又或者說社會批判,讓我們挖掘官二代與富二代腐敗生活的真相貌?沒有。這本書到最后你可能會覺得它原來講的是人的故事。本書是把所有剛才我們描述的那種種被符號化的人物,而且那些符號成為今天中國情緒坐標的人物,把他們一一還原成有血有肉,會難過會寂寞,有情感,也有過去的故事。但是它也不是一本只看當下的書,它試圖讓我們了解這些人過去的成長狀況以及為什么會變成今天這樣。并不是批判過去如何貪污腐敗混成今天這么好,而是看這些人在這個過程中犧牲掉什么,扭曲掉什么。 

所以這本書的重點不像書名所說的掘金,不是說一個浮華世紀是怎樣浮華,或者大家怎么賺錢、商場上的故事,它的重點在于這些人,其實他們也是人,他們也是有他們的故事的。 

在梁文道介紹完本書之后,聞人悅閱也給自己的書下了一個定義: 

《掘金紀》這部小說從三個少年說起,三個在紐約念大學的學生,畢業后開始走向社會,都進入到金融業或者跟金融業有關的行業,也因為這個世紀初的大環境的關系,東風吹得非常強勁,所以大家都回到亞洲來,回到中國來。于是他們就在中國又碰到,因為行業的關系、生活的關系,碰到各種各樣的人,金融圈的人、IT界、科技界的人,也有娛樂圈,各種不同的人生交匯在一起,編織成一張看上去金光閃閃的網,但是他們在這個網中也許是作繭自縛,也許是他們自己想要的,也許是不想要的,所以產生很多故事。就像文道說的也有愛情,每個人除了在這個世界上,也許金錢是工具,為了生活的方便,但是大家還是想在情感中找到寄托,但是到底能不能找到,這個也不是作者可以回答的,我只是寫在書里變成一個故事,讓你知道我以為的各種可能也許會對生活有一點啟發或者是幫助。 

每個人的心里都住著彪悍的兔子與慈悲的狐貍 

    “雖然對比現在,吳樹的幼年實在缺乏很多東西,不過因為有吳貝絲自己的童年作參照物,那些缺憾一點也不算什么。吳樹其實是個有陽光和水就可以好好活下來的孩子,但是也如一個平常人,對享受沒有也不準備有太大的抵抗力,有時他也愿意擺出一副身邊的財富皆與生俱來的姿態,讓別人產生這種錯覺,使他沾沾自喜,但也立馬轉而覺得有點無聊。那樣的時候,他便會開始侃侃而談自己家庭擁有過的艱難和奮斗。” 

    梁文道說這是《掘金紀》中自己覺得非常有意思的地方之一,悅閱好像老是帶有一種同情的理解,對書中的富二代、官二代,甚至煤老板等人群常常反向于一般觀念來寫或者把一種似乎常態的東西變成曲折的,她試圖看到所有人不被注意的另一面,有一種溫柔感。悅閱解釋,這也許是種慈悲的態度吧,設身處地地想想,人都有兩面,每個人的心里都住著彪悍的兔子與慈悲的狐貍,沒有人是完美的、高尚的,總會有不潔的一面,同樣再壞的人也有清潔的一面。 

   這本書聞人悅閱繼承了女性寫作的一種傳統,女性寫作似乎更愿意用一種同情的、寬容的視角來看待世界理解人性,從不愿放棄美好的可能,這當然和女性特有的性別氣質有關,但或許也是一種弱者生存的自我撫慰。她們往往不憚于以最簡單的方式來解釋身邊的所有,就像悅閱在現場說的一句話:“單不單純在于你想不想單純”,這可能只是一種單純的想象吧。 

沒有不良動機,只有美好愿望 

梁文道說自己在看這本書的時候,有一些段落會有種影射和諷刺的感覺,比如一個連鎖商鋪的大老板娘的兒子跟某個新晉女明星傳緋聞,但自己也知道這種事情太多了,所以也許會有某種巧合,悅閱這么寫完全是純粹的虛構想象。 

聞人悅閱說,《掘金紀》原本是想寫一個短篇故事,寫三個少年走上掘金之路,結果寫的時候發現有許多人都可以加進去,是一個短篇遠遠無法包含的,于是網就越結越大,但基本都是虛構的人物,有一些故事則是來自新聞時間。她還說黑暗的東西多了的時候寫出來一點都不困難,一個作家應該學會過濾,有些人選擇過濾掉好的,而自己愿意過濾掉壞的。 

   當被問到如何概括當今時代的主題時,聞人悅閱說尋找、自說自話、熱鬧、說話的人永遠比聽眾多恐怕是自己的全部理解。而梁文道則表示時代本身是一個抽象概念,是人們對身處的世界的一種時間上的感覺,因此所謂時代的主旨其實是一個相互循環的問題,當提出時代時其實已經對這樣一個時間段做出了定義,所以自己無法回答什么是這個時代的主題。 

每個人生活的時代都是最好的也是最壞的 

雖然聞人悅閱將這個時代定義為“掘金紀”,但是她并沒有認為掘金有什么不對,而是覺得“既然側耳傾聽,到處都是金錢的聲響,那么就快快加入到這掘金的行列中來吧。只是如果到手的只是金錢,最終走入孤獨,也是難免遺憾的。在對談過程中,聞人悅閱認為,我們的主題是“最好的時代、最壞的時光”,你不能說這個時代是最好還是最壞的,但是大家心中一開始都是懷著比較美好的愿望,或者即便知道看到壞不好,也覺得要有親身話語權,不管怎么樣也要試一下。每個時代都是這樣,每個時代的人都會覺得我這個時代是最好又是最壞的,因為有美好的愿望,但是愿望常常在現實生活中被碰撞,然后就會覺得失望或者孤獨、茫然。 

簽售活動火爆,全部書籍一搶而光 

在活動結束時,聞人悅閱為新書進行簽售,結果所有新書被搶購一空,甚至還出現幾個人搶奪一本書的現象,出版方北京時代華語圖書公司的編輯涓涓直呼后悔只帶了一百本書,而另一個同事的作者贈書則遭到一個熱心讀者的“強買”!想讀這本備受梁文道、麥家、歐陽應霽、許悔之一致推崇的新書《掘金紀》的讀者看來只能去書店購買了。 

網友評分:

0人參與  0條評論(查看)  

網友評論
點擊刷新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匿名評論      已輸入字數: 0

相關文章